吃粮专用:)
太太们都是宝藏

九八年的洪水并没有带走什么。

旋转 跳跃 我闭着眼💃🏻

想看“近似绝望的宽容”这种感觉
谁写过啊😭

没办法好好红砖地出题目了,今天低落

给奶奶看老日本军人照片,奶奶笑着说日本人老了,没有胡子了。
米田麻衣说我以为奶奶看到照片会哭或者生气。
看到这个片段我就突然哭了,其他时候都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,真是非常奇怪的泪点。

玻璃瓶里的小水母我没有把它们带回来。那样也好。
ps南京海底世界的海豚表演规模太小啦,但还是想起若干年前在大连的时候,坐在男孩子身边等表演,拿起矿泉水瓶喝水。
又ps企鹅好少qwqqq
又又ps想找到真正的海洋馆!开学一个人去成都的海洋馆看看吧!

一直都留着这段幼稚的文字,一直在重温这样的噩梦,哪怕间隔了些许时间,字字句句仍能勾连起某种心境,阴恻恻地提醒我:与生俱来最亲近的一些东西是丢不掉的,它与你相伴而生,最大限度地影响着你。
看过那么多故事,也爱看故事,自己的故事则是无趣又狼狈,以自我表露为耻。
二十年来最为痛苦的一刻就在呼吸之间,连停顿都难却比窒息还疼。
因为老是察觉到生活的狼狈,才紧紧抓住小而美的细节,反复确认存在,不愿意和别人平摊刻奇的丧,也不敢。快乐是真的,悲伤也不假。

明天仍然是开心的一天,回家以后的每一天都很开心。
只是在日后做抉择时颤抖着指向可以容纳自己瑟缩的壳,或者一而再再而三地温习死鱼三问和那场噩梦,以前就是这样的,概莫能外...

“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,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,你就是我的军旗。”

爱是原罪?

1 / 2

© 灯蛾埋葬之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